南常山客

『南常山客,客居南山。』
尝有过客上前询问南山之由来,余坦然笑之曰,此南山非彼南山,乃是后人将南常山错记为南山,又将余之号误传为“南山常客”,才有了“客居南山”。

这个活动,似乎很良心啊!

枕酒漱石:

啊,第一次参加同人小活动呢,一口气能吃好多粮
(之前有很多朋友因为杀破狼关注我的,很久不画了,到时候希望你们能喜欢,给你们的礼物鸭,感谢陪伴❤当然我要是手生画不好就另说了233)
鱼泡颂云:

  ❀杀破狼重阳节二十四小时产粮活动预告❀

            三秋桂 十里荷花 茫茫江浸月
            重阳会 云之君兮 纷纷而来下
  旻天浩朗 金庚西垂落云雨 东起昀昀熹晨光
               云销雨霁 十载拔患见海宴
               山河久安 故人把酒尽清欢

❀文案 @沅止 

❀由三十四位仙君(除我)组成的封神榜

❀由 @塌叔 ° 制作的海报名单

❀标题由 @椿之庭 题字

十月十七日敬请期待!(。・∀・)ノ゙ヾ(・ω・。)


《城市这个小怪兽》by南常山客

唉,有点无聊,还是发个小段子吧……
————————————
    在未来的二十年,世界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只是,多了一个英雄,以及一只英雄的宠物……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是凹凸曼,而他穿着粉嫩嫩且少女心爆棚的睡裤为他开门。”
 
      ——这是一个关于凹凸曼先生和小怪兽先生的故事。现在,你们准备好要开始听了吗?

·食用指南:
李城市(李辰时)×敖凸曼(敖光)
此文攻非真凹凸曼,受非真小怪兽。
1V1,甜文,HE,全文不长。
                   ——《城市这个小怪兽》
——————————————————
小番外(一):
  “敖光。”坐在沙发上的李先生皱着眉头,思虑半刻,侧过头唤了正在书房疾笔奋书的男人的名字。
  “嗯?怎么了?”男人停下手中的笔,侧过椅子望着沙发上盘腿而坐,且同时也望着自己的李先生。
    其实粉红色的睡衣跟他真的很配。
    敖先生心中认为。
    他们二人同居怎么说也有一年,日子过得安逸自在,感情也稳定,从未吵过架。就算偶尔发生小矛盾,双方也都是理智的人,一冷静下来啥事都没有。
   
    这是第无数次,在敖先生工作的时候,李先生叫他了。而这个场景几乎每天都会出现一次。

    “今天晚上吃什么?”李先生严肃且庄重地向敖先生提出了这个世纪难题。

    敖先生笑笑。他离开椅子站起来,走到客厅李先生坐的沙发上坐下。
    李先生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神情紧张。

    敖先生伸手揪揪李先生翘起来的头发,却被一把拍开。
   “撒手,别乱摸。快说,今晚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李先生闻言眯起眼睛,用舌头舔了舔嘴唇,说道:“我今晚想吃肉。给不给?”
    敖先生听后一愣,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想吃肉?什么肉?红烧还是清炖?谁烧?”
    “红烧的。我下厨。”
    敖先生却笑得更开心了。
    “你下厨?怎么?还想反攻?”敖先生扶着对方肩膀将人转过来面朝自己。他的头轻轻地朝李先生靠近,最后抵在了一起。两个人的眼睛里,倒映着的只有对方。
     “滚!天天满脑子黄色废料。”说着,李先生毫不客气地咬上对方的下唇,惩罚似的狠狠用牙齿磨了两下,才放开。
      “烧肉去了~”
      
       敖先生笑着看他走进厨房后,闭上了眼。

     
    
   

   

Priest作品经典语录整理

超喜欢。

夜航:

陆子彧:



1、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归同途,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2、人修行一世,大道三千,归结成一句话,不也就是“看看天地,再看看你自己”么?
3、他还不明白,什么叫做“尽人事、听天命”。
4、这不是血淋淋的,人心隔肚皮,可是何必对自己也隔肚皮呢?好多事只是自欺欺人而已,藏起来对自己没什么好处,藏得多了,人就容易软弱,对自己越是坦诚,就越是能得到无坚不摧的力量。
5、长庚神色如常地走在蜀中官道上,胸口却有一点发烫。他本以为离别如水,一捧泼上去,什么朱砂藤黄、葱绿赭石也洗干净了,不料那顾昀却是刻上去的,洗了半天,只洗得痕迹越发深邃了。
6、接受应该接受的,决定应该决定的事,坦然承受后果。
7、人心是个黑箱,没人能说出里面究竟藏了什么,风光霁月下也许会是暗潮涌动,从每一次恶念里吸取力量,渐渐成形,破笼而出,阳光照不到地地方,遍生污秽。
8、世上的事,只要不违道义,没有什么我不能为他做的。
9、每一个少年人的奋发,似乎都是在这样“我太没用”的眼神下开始的,世事轮转,好像在一代又一代人中成就了一个完整的环,周而复始。
10、伤害人的不是贫穷和物质上的匮乏,是对比,对比懂吗?你是总看著别人,心里焦虑,没底气。
11、火光冲天,他披着一身血淋淋的皮肉,六根不净。
12、希望不是人心里的东西吗,怎么会没有了呢。
13、而他一生所憎恶的,全都令他魂牵梦萦。他简直就像石缝里亿万年间挤压而生的一小撮树芽,摇摇欲坠,形容扭曲,但郁郁葱葱。
14、剥离开家世、学历、相貌和财富,什么才是最终的自己?
15、凡人爱憎念贪痴,都不过是一念的事。
16、这些年他一直游走在人世间最特别的一个地方,就像是充当着地狱之前的守门人,一边是草长莺飞人间四季,一边是魑魅魍魉妖魔横行,它们和那些纠缠的噩梦一起萦绕在他生命的分分秒秒里。
17、我等愿身化飞灰,扬于百万星河。
18、除了怕别人追杀的,还有一种原因叫一个人躲着别人,便是伤心。他心里知道,最想见的那个人是再也见不到了,便干脆将自己埋在这里,时间长了,就能安慰自己说,他不找来,只不过是因为他找不到罢了。
19、活人怎么会找不着家呢?
20、家与国,仇与怨,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他倘若一脚迈出去,无论走上哪边,都再不能回头。
21、功夫就是两样,一样是“工夫”,一样就是“疼”。
22、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23、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24、凉雨知秋,青梧老死,一宿苦寒欺薄衾,几番世道蹉跎……也不过一声“相见恨晚”。
25、水深火热,可以锻肉体,欢愉离恨,可以锻精神。
26、大概如果能够平静,就不算深爱了吧?
27、我现在经常会怀疑自己,每天都想着要放弃,每天都想,早晚各一次——晨昏定省似的,干正事都没有这么勤奋。我总担心顺着这条路走下去,自己总有一天会后悔,活得就像趟地雷,深一脚浅一脚的,每时每刻都在提心吊胆。
28、一条黄泉,十万幽魂,整个阴曹里都仿似回荡着他无羁的笑容,修长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落拓气,好像十殿阎罗都不放在眼里似的。
29、梦不知何时醒、何时灭,纵然天崩地裂,也见不得天日,原来都是青天白日下不敢细想的思量……那是从来无处表白的,那些生不得、死不得、忘不得也记不得的心。
30、如果磨难是一场洪灾,那就努力把它过成一种灌溉。
31、期冀就如同一根吊命的蛛丝。他因这人而生,又因这人而一路走到今天。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32、心有一隅,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心有四方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33、几百年匆匆如浮光掠影只得这一点滋味,尝得他神魂颠倒。
34、有时候那些看似奇迹的命运,要是刨根问底,竟然也会是人为。
35、在潮湿阴冷的江北前线,可望不可即的十年光阴缩地成寸,被他一步迈过去了。
36、长久的伴侣之间,需要磨合,需要冲突,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罩子,把自己和其他人分开。只是有的人比较硬,不好亲近,有的人比较软,更容易妥协,打破这个罩子重新合成一个新的罩子的过程肯定会有些痛苦,可是如果没有经过这一步,就算在一起充其量只是离的近。
37、世间有白首如新,有倾盖如故。
38、那人的目光似乎一如往昔,戏谑去了,就只剩下藏得极深极深的温柔,让人吉光片羽的抓住一角,就忍不住溺毙在里面。
39、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40、原来最美的从来不是梦,梦里没有那样真实而浸入灵魂的快乐。
41、华韵内敛,流光暗藏。
42、千人百态,其实也不过是各自选择放大和压抑的念头不同,放下可笑的自尊和傲慢,扒开皮肉,把藏污纳垢的自己研究透了,就有了一把能洞穿世界的剑。
43、小问题要及时解决,以免变成大问题;大问题也要及时解决,以免错过最佳时机。
44、然而,我们毕竟还是生活在阳光下的。
45、这世间总有那么些事,叫人若干年后回忆起来都刻骨铭心,大悲者如生离死别,大喜者如芙蓉暖帐。
46、原来昨日已死,经年路过,也不过在等这样一个、可以朝夕以对、执子之手的人。
47、但凡有情,必然伴随着善妒,忧怖。
48、可是不是所有人都应该被这样刨根问底的,人的一生之中,总要有那么一两个人,是可以不用百般肚量,只是相逢便一笑的。
49、木椿真人仿佛以一己之力,将所有的一己悲欢都浸泡在冰冷的水下,隔着水,既不再欢欣,也不再痛苦。
50、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就假装自己很高兴,面上欢喜了,反过来也会让心里好受很多。
51、并非死别,而是生离。
52、一般遇到这种情况,魏谦都不和人争辩,他会表现出自己当惯了老大的做派——用实际行动表明,这里老子说了算,你有异议?哦,不好意思,当屁听了。
53、每个人在为别人做什么的时候,哪怕他再心甘情愿,再默默无声,心里也总会有那么一丝希望,希望有一天对方能看见,我不能免俗。
54、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55、当整个时代都在焦虑的时候,所有的淡定帝都是神。
56、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不老,情难绝。
57、这个男人,他一生所渴求的,全都伤他至深。而他一生所憎恶的,全都令他魂牵梦萦。他简直就像石缝里亿万年间挤压而生的一小撮树芽,摇摇欲坠,形容扭曲,但郁郁葱葱。
58、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或是那句在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59、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很神奇,有人白首如新,有人倾盖如故,有人多年久别重逢,自带方圆十公里的思念,有人则一旦不能每天黏在一起,感情很快就淡了。
60、临到阵前,谁不想死谁先死。
61、放弃或者执着,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和别人的建议、别人的许可乃至于别人的障碍,全部没有关系,她怎么能被人生中的第一步吓得畏缩不前呢?
62、原来所谓生日与节日,其实都不过是因人而起,有那么个人愿意在这么一天给他办一个小小的“仪式”,是变着法子表达“我把你放在心上”。
63、千头万绪,不必言明,你已经是我红尘中牢不可破的牵绊。
64、只是如果戛然而止在这里,没能见你最后一面,依然是莫大的遗憾。
65、哪里有七情六欲,哪里就有水深火热。活着的滋味不外乎如是。
66、这个世界本来是没有公理的,公理只存在在弱者的怨恨和自我安慰中,以及强者的良心里。
67、走过所有苍苍莽莽、鬼魅丛生,踽踽一人,而让我遇到你——才知道上苍其实也没有亏待我多少。
68、周遭满是欢喜,我只顾着心疼。
69、你的心要像石头一样。
70、有时候信仰和心里的神话,坍塌得让人十分惆怅,而慢慢地,这种惆怅堆砌起来,一个孩子便长大成人了。
71、人活在这个世上,如果没有信仰,没有希望,期冀着一些美好的事情发生,那他其实已经死了。
72、有时候,一个人或者一小部分人,可能经历着天崩地裂,但光阴却并不会因为谁而停下来,世间万物依然匆匆。
73、流年那样无理残忍,稍有踟蹰,它就偷梁换柱,叫人撕心裂肺,再难回头。
74、居高临下的时候看全世界都是傻瓜,有一天被绊个跟头,摔一嘴泥,尝过那个味,才知道自己也没比别人高明到那去。
75、有人心易变,三头五年就面目全非;也有人心如止水,十万八千里走过,初心不改。
76、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决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77、上帝说,要有光——从此光明和黑暗泾渭分明。然而只有一种东西能渗入其中、漫无边界地沟通彼此的话,那么,我希望,它是爱。
78、人一生所求,不也就是披星戴月、风霜满身地回家时,有人怒气冲冲地从里面拉开门,吼上一句“又死到哪去了”么?
79、好过的光阴像水,忽悠就从指缝间遛走了,百年也如同一瞬,一辈子意犹未尽;难过的岁月却如刀,一刀一刀地将人的里子面子都磨来砺去,乃至于不过转头的光景,人便已经面目全非。
80、起点并不重要,无数条岔路都会通往你想去的方向。
81、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82、如果不是来得莫名其妙,怎么能算是怦然心动?
83、人往高处,就是身入窄途,万里鹏程路总有一天会变成蛛丝一样步步惊心的独木桥,时常要提心吊胆,生怕一步走错。
84、所有的挣扎与救赎,极端的坚韧与极端的脆弱,全部融化进了字里行间。
85、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86、愤怒是一种不长久的情绪,就像一把沙子,要么很快就会被风吹得烟消云散,要么沉淀成深深的、石头一样的怨恨。
87、那一刻温客行竟觉得有几分迟来的委屈,这些年,他们一个个见了他,便觉得他疯疯癫癫不可理喻,又有几个能在夜色里,坐在篝火旁,听他荒腔走板地唱支曲子,说几句只有自己明白的故事呢?
88、在至亲面前,原则、底线的条条框框都是纸糊的,风一吹就烂成了渣,末了算来,好像也只剩下稀里糊涂与得过且过。
89、这一宿,夜河流灯,魂归故里。
90、既称尘缘,便似喧嚣,来尔复往,不可追矣。
91、满地荆棘,而希望就像一匹踏燕的马,只有尾巴堪堪勾住了他的指尖。
92、然后施无端看见白离仿佛是笑了,他极轻极轻地那么笑了一下,像是走了很远的路,一路风霜雨雪受了个遍,心都冻得麻木的时候,一抬头突然找到了来时的那个生着小火炉的小屋似的。
93、我希望突然来一场大地震,砖土框架都倒了,把整个城市都埋了,我就可以用一身的骨肉给你撑开一个缝隙,让你看着我粉身碎骨在你怀里。
94、哦,对了,原来每一条他以“兄弟们”开头的信息,真的都只是自言自语。
95、那些冉冉升起的将星们,还没来得及成熟,而即将陨落的英雄们,也尚未完成最后的使命。
96、每一代人的上下求索,都是从亲手将父辈埋进土里那一刻开始的。
97、世间所有愁与怨的消弭,大抵一边靠忘,一边靠将心比心吧。
98、魏谦打量着眼下一圈青黑的魏之远,心想这崽子不得了,可能是要成精。
99、人世繁复,不可深思,深思即是苦。能一壶浊酒,大梦浮生者,是大智者,也须得有大福气。
100、当一个人经历到了,当他对某些东西能心领神会的时候,那么不在乎对方在用哪种方式表达,他都能从中获得某种程度的共鸣或者异议,这两者是阅读能够继续下去的根本。
101、我军增援部队总共两部分人马,共一万六千三百四十二人,其中一万六千三百四十一人阵亡,我们本为先锋,不敢藏拙,所经之处,只得以身试法,将所有的敌军驻扎,防控信息收录,全部录入我给你们的存储器里,是我们以全军覆没为代价换来的战果,诸君善用。
102、不要因为看着周围的人都双入双出,就觉得自己形单影只而草草开始一段感情,有的时候,若景致如画,任谁停下,我仍自清雅。
103、有那么一种人,天生仁义多情,即使经历过很多的恶意,依然能艰难地保持着他一颗摇摇欲坠的好心,这样的人很罕见,但长庚确确实实是有这种潜质的。
104、记忆像是一张布满了窟窿的槁木,看上去吸附了很多东西,其实光阴划过,那些看不见的东西,便容易叫人忘记了。人的一辈子,比朝菌长,比蟪蛄长,总是一路走,一路丢失。


   在未来的二十年,世界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只是,多了一个英雄,以及一只英雄的宠物……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是凹凸曼,而他穿着粉嫩嫩且少女心爆棚的睡裤为他开门。”
  
——这是一个关于凹凸曼先生和小怪兽先生的故事。现在,你们准备好要开始听了吗?

·食用指南:
此文攻非真凹凸曼,受非真小怪兽。
1V1,甜文,HE,全文不长。

『壹:凹凸曼先生上门送温暖』

  春季,总是多雨的。昨夜残留的雨水顺着二楼窗外的棚子滴落在了一楼前院放在草坪上的塑料水桶里。“滴答”“滴答”的声响,持续了一个早上。
  原本正在美梦中享受着与白马王子缠绵温存的霸王小金花终于忍无可忍。她眼神凶煞地离开了自己温暖的小窝,浑身上下杀气腾腾地朝水桶的方向走去。
  走路带风——如此霸气,不枉其负盛名。
  
  只见她慢步走到塑料水桶的面前,抬起自己高贵的脚踹向了水桶。桶里本就不多的水因此全部洒了出来,只剩下空桶在地面上滚了几圈,停在前方了不远处。
  霸王小金花见状十分满意。她骄傲地昂起自己最聪明且高贵的脑袋,引天长啸一声:“汪汪——汪汪汪汪——”
  
  然而,此刻并没有人能够回应她。她的主人,李先生还在被子里窝着。
  这是李先生才决定要好好上班,勤奋工作的第三天而已。
  
  初春的早晨依旧有些许凉意,哪怕临近中午,太阳都快追到人们的头顶。
  
  阳光懒洋洋地洒在二楼卧室的玻璃窗上。白色的帘子将偷渡进房间里的光遮去了一半,剩下的那些偷渡者们侥幸平安地落在李先生的枕头边。
  李先生感到些许光照后就睁开了双眼。他眉头紧锁着,整张脸上的表情透露着他内心的烦躁。
  若是有人将他误认为和国宝是一家人,也不会引起怀疑。
  因为他的很眼圈,实在是太深了……
  
  自昨晚躺在床上后,别说是休息,他几乎就没有真正地歇过一会儿。因为头痛,他翻来覆去,吃了好几粒海默霉拉素也没用,最后只好硬是维持着这个状态躺了一晚上。
  他很清楚自己躺在床上时间过去的每一分每一秒。一晚上过去,连放松都没办法放松。
  ——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像是绷紧了一根弦,哪怕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也还是头痛得难受。太阳穴像是肿胀了一般,连着眼眶附近一片都十分酸疼。
  再这样下去,自己早晚会死于头疼。
     ——李先生这般想着。

     
 “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再也看不到在笑声掩盖下为世人看不到的任何眼泪了……①”

  李先生在听到这句旁白的时候还迟钝了大约五六秒。
  在意识到正是自己的手机铃声后,他双手向下一撑,借力靠在床头坐了起来。被他靠着巨型Q萌版西施犬抱枕的中间因此凹陷下去了一大块。
  他伸手一把摸过放在床头柜上手机,瞄了眼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于是接听了电话。
  
  “……有事?”
  刚起床时声音难免会有些沙哑。再加上李先生现在的真的心情很不好,以致于此刻和他隔着一个手机屏幕的许肖言也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些许不妙来。
  
  这下可难办了——许肖言头疼地想到。
  
  见对面的人半天没出声,李先生心里就更不爽了。
  他开了免提把手机随手扔在床上。一边拿过挂在靠着床边椅子上的毛衣往身上套,一边用不耐烦的口吻说道:“说话。不然我就挂了。”
  
  “少年啊,你这话有点冲啊。你说我这都是为了谁?如果不是你今天又旷工我怎么会为了打电话给你而浪费电话费?
  像你这种又从不下载任何网络社交软件的人,除了打电话我还能怎么联系你?
  难道单凭心灵感应?”
  
  “……爷爷在上初中的时候你还在穿尿不湿呢,年轻人。”
  
  “好好好,你不是少年。不过是谁整天在家里穿着条粉红色的睡裤说自己永远十八岁的?所以,年轻人不要火气太大知道吗~”
  “许肖言,艹你爷爷的……”
  “诶诶,您可别这么说,我对您可没兴趣。我们现在谈正事,正事!你说你才刚上班几天就打算把别人一年的假给旷完了?公司老总都没你这么闲好吗!
  更何况我们公司才几个人?三个!你连个假都不请、借口都不找就缩在家里,那我们还不得喝西北风?九六老总刚才发话说,你如果今天再不来上班就扣你一年的工资,让你今年吃土。”

  “……没。”
  “嗯?没啥?”许肖言听了半天才听见男人的下文。
  “我有借口。”
  “……”许肖言满脸质疑,等待着手机屏幕另一边的男人接下来的话。老半天没等到,只听见对面传来穿衣服时衣料之间摩擦的声音。
  于是,他给足了对方面子,又给自己加了点戏份。
  只见他满脸严肃郑重道:“请开始你的表演。”
  
  “……神经。”李先生掀开被子下床穿上拖鞋,他扒拉了几下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开口道:“老毛病犯了。”
  “我就知道你……诶?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
    李先生忍着想骂人的冲动,耐着性子又一字一句复述了一遍:“我,老,毛,病,犯,了。”     
  
    听从对方的嘴里听清楚这三个字,原本早就在心里酝酿好该如何讽刺对方的许肖言立马哑了声。
  “不是,诶,都这么久了,怎么又……算了,我等下跟老总说一声,你今天还是老老实实地在家待着吧。像你这种黄金高级病号的级别,我可不敢让你带病上阵。
  你平时还是要注意点。如果真头疼的没办法时也不要一根筋,该服一点海默霉拉素的时候还是要适当服点。别像老总那样拽得跟牛似的。”
  
  “嗯。”李先生一边听着手机里的人跟邻居大妈似的不停唠叨,一边打开衣柜翻找衣服。
  “还有事?”李先生嘴边询问着,手头上的动作未停。他从衣柜里的衣架上扒了件白色的外套下来披在身上。至于下身的粉红色睡裤……他瞅了瞅,心想,在家里无所谓,那就不换了。
  
  “没了,没了。你好好休息,休息最重要。那就这样,我先挂了。”李先生明显不想将对话继续进行下去,许肖言自然也不可能再厚着个脸皮接着唠。所以他挂电话的时候还是挺干脆的。
  
  待手机退出了通话界面,李先生这才发现竟有五个来电未接,还都是同一个号码打来的。
  
  骚扰电话?
  此为李先生第一反应。
  
  接着他查看号码信息,发现手机提示:
  
  该号码666666666666666666
  已被七万人标记为“银河快递公司”。
  
  李先生自行忽略了那一长串的数字,目光停顿在“银河快递公司”上停顿了一下。
  他忽然记起来,年前自己嫌屋里太冷就上网买了个“热得快”,听别人说是今年最新研发出来的冬季室内空调。本来按道理下单当天就该发货,基本上过个一天就到了。可偏偏他买得不是时候,人家店里过年根本就不发货,就算发货了快递公司的小哥们也不上班。以致于李先生现在才接到快递公司的来电通知——哪怕他没接通。
  
  也幸亏今年的年过得早,去得也早。不然再过个十天半个月的,李先生估计根本就不会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买过这东西。
  
  未接电话显示时间是在上午八点至十点半之间。而现在已经十一点多,大概也就是他躺在床上心烦意燥、头痛欲裂的那会儿。
  
  李先生突然记起来,其中似乎有两回还是他亲自起来挂的……
  
  思此,他的右手抚上自己的额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李先生穿着着人字拖走到卫生间的水池边冲了把脸。接着三下两下洗漱好后,又走回卧室捡起床被上的手机点开那个清一色的“6”的号码回拨过去。
  
  “您好,这里是银河快递公司。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接电话的是一个声音温柔,态度良好的女客服。
  李先生简单地向她说了自己快递的事。
  
  
  “好的,请您稍等片刻。我们的快递员会在十分钟之后将您的快递送到。在此之前,您可以先享用您的午餐。”
  
  挂了电话,李先生才感觉到自己饿的前胸贴后背。
  他下楼到厨房的冰箱里翻了翻,里三层外三层全部空空如也。仿佛刚被强盗洗劫过。
  无奈之下他只好用手机叫了份外卖。
  
  外卖小哥也是够拼的。在这艳阳高照的时候裹着二三十年前的老大爷才会穿的工作制服,从这座城市的另一头奔来他家门口。送个餐竟只花了五六分钟。

  蛮长时间没叫过外卖,原来现在的节能小电驴都这么快了?
  李先生手里拿着餐盒,站在院子里眯眼盯着外卖小哥的小电驴欣赏了足足一分多钟。最终送外卖的小伙子怕自己的“驴媳妇”被抢,于是匆匆忙忙就离开了。
  他临别时看李先生的那个小眼神,活脱脱像是在看盯着自己媳妇不放的死变态。
  
  也亏得李先生此刻心情好,没打算因为这点事情投诉外卖小哥。
  不过若是下次又遇到这位小伙子送餐,李先生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院子里的门关上,然后放自家的霸王小金花咬他。
  
  
  前脚外卖小哥刚走,后脚送快递的就上门了。
  
  李先生听到院子里传来小金花的大嗓门,他瞄了眼客厅里的摆着古董钟。
  
  十八分二十五秒——晚了八分二十五秒。
  
  
  “您好,我是银河快递公司的派送员,您可以称呼我为‘凹凸曼007’。请问,您是李城市,李先生吗?如果是的话请你签收一下您的快递。”
  
  李先生保持扶着门的姿势,在他的注视下,只见身高一米九左右的Q版凹凸曼转过身将隐藏在他自己健壮身躯之后的快递箱推到二人之间,并递给他一支笔。
  
  李先生就盯着这一幕好半天没有反应。
  
  凹凸曼先生眨了眨他的大眼睛,李先生没反应过来也下意识地跟着眨了眨。紧接着迟钝的他突然老脸一红,想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后,低骂一声:“卧艹!”
  
  他羞耻得伸手就要夺对方手中递过来的笔,却发现对方握得很牢,自己根本抢不过来。

  “???”他这是要干嘛?李先生又拽了拽——对方依旧没松手。

  “请问您是李城市,李先生吗?如果是的话请您签收一下您的快递。”凹凸曼先生又重复了一遍他刚才说的话。旁人并不知道这句话有什么深意。
  
  “……”李先生停顿半晌才想明白其中究竟有何奥妙,咬着牙根儿回道,“是。”
  听见了满意的回答,凹凸曼先生终于松手把笔交了出去。
  李先生龙飞凤舞地在签收单上签下自己大名,完后还颇为满意地像欣赏书法作品似的欣赏了会儿。
  凹凸曼先生:“……”
  
  凹凸曼先生临走时顺便帮忙把李先生的巨型快递搬到了他的屋内。李先生为感谢对方的帮助,整整用了半分钟的时间赞美对方如何如何善良,如何如何乐于助人,如何如何可爱。
  只是他没想到对方竟会一本正经的回赞道:“谢谢您的夸奖。其实您的粉红色少女心睡裤也是十分地可爱。”
  “……”
  少女·李立马放下脸,黑这张脸将对方赶出门后,“砰——”地一声关上门。
  
  “这人真是可爱。”凹凸曼先生摇头晃脑,自我感慨着。
  
  霸王小金花趴在草地上,爪子往前一伸,伸了个懒腰,又转身回窝。
  对于如此不知好歹的外星来客,小金花十分鄙夷,呵,愚蠢的银河系人。

  别看凹凸曼先生体积庞大,但脚程还是挺快的。他脚踩“新一代全自动风火轮”,冲出李先生家门口,却没有去别家派送货物。
  只见他一路向前,遇到红绿灯时及时刹车,安静等候。没有红绿灯的时候也谨遵交通规则,能够做到不超速,不占道,不反向行驶,而且还能给行人行车让路。实在是比地球人还地球人,比好公民还好公民。
  唯一令人费解的是,他一遇到十字路口就向右拐,遇到三岔路口就向左拐,绕来绕去,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去哪儿。
  在经过不知道多少个十字路口和三岔路口后,他终于停在了一栋直入云霄的高楼大厦前。
  这栋大厦的两名保安先生应该和凹凸曼先生认识。他们一见到凹凸曼先生就热情地与他打招呼。
  
  “嘿,凹凸曼007先生,您还记得我吗。我是保安66啊。我一见到您就想毫不夸张地赞美您一句,您今天似乎又变帅了!”

  
  “007先生别听他瞎说。我是保安666,您一直都很帅,只不过今天更帅了。”
  
  “真是有劳你们费口舌夸赞我了。”
  “不劳烦,不劳烦。”两名保安先生异口同声道。
  凹凸曼先生收起脚底下“新一代全自动风火轮”,进门经过两位保安先生的面前时惭愧道:“可惜今天主管213不在,不然我一定会向她推荐你们二位去进修。”
  “额……”两名保安面面相觑,“没事没事,您太客气了。下次有机会再跟主管大人说一样的。”
  凹凸曼先生咧嘴笑笑,然后转身直奔一楼卫生间拐角处的办公室而去。

  “007先生。”在卫生间门口清洁瓷砖地板的清洁大娘叫住了凹凸曼先生。她抬头转述着别人让她转述的话,“主管6666刚才有事来找过您,希望您回来后的第一时间去找她。”
  007先生一边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回答:“好,我待会就去。谢谢您了。”说完他就迅速地进门并且将门从里面反锁上。
  清洁大娘见状不语,又继续干着手中的活。
  
  进门后的凹凸曼先生迫不及待地将自己沉重的头套摘了下来放在办公桌上,又接着拉开后背藏得极隐秘的拉链。
  褪下全身繁琐的伪装后,他像被解放似的松了口气。可当想起这一天他都干了什么后,转而又面色阴沉。
  
  “艹,真傻逼。”
      还要穿得这身到处走,
      ——简直有病!